新闻中心

详细内容首页 - 新闻中心

我命由我不由天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7-01 00:00:00 阅读:911

花开,花败;叶落,归秋;需要太长的等待,不知从几何起,我就再没观察过它的纹络,就像忽视自己平凡的外表一般,那么轻易。再也没时间摩挲它翠绿的叶片,感受指尖滑过它时它轻悦的轻呼;再也没时间去往繁花之中,贪婪的吮吸着沁人的香气,慵懒的舒展疲惫的身形,倒在广阔的田野中,衔一抹灿烂的微笑......可时光它不允许这么美好的事情长时间停留在人间,于是,它处于嫉妒给予我百般的痛苦时间,快的像利刃,还未看清它邪恶的表情便发现自己又多了一缕沧桑,那本就糙杂的皮肤变得更是千疮百孔,可它却丝毫没有要停手的迹象,他是带着一颗想要毁灭人间的决心来的,它恨这片星空下的我们拥有着太多他没有的东西。确实他手持利刃,没有人想和它做朋友,于是他便孤独的离开,拖着长长的佝偻的背影在夕阳下孤独的离开。可它不曾悔改,它变得越来越狠,手起刀落,没有一丝怜悯。可我经历的岂是仅仅这些,记忆开始像冰山一般消融在广阔的大海,像斑驳的光影变得支离破碎,碎裂的残渣深深的刺进本就被狠狠蹂躏的心中,可它却刺不进我的骨里,那些受过伤的记忆刺不进我的脊梁,无法让我真真正正的明白我该如何挺起胸膛。时光它拿走了我最美好的记忆却还给我十年寒窗,这就是它对我的惩罚,它让我时时刻刻如临地狱般的深渊,就像站在飘着洋洋洒洒的飞雪的凛冬之中,但他还要让我享受它所谓的艺术,让我心甘情愿的受尽这折磨,可我又怎会屈服,所有的痛苦的源泉都隐藏在心中,隐藏在每一分每一毫的皮肉之下,那我为何不放一把火把这具躯壳烧的干干净净,但我不能,我只能一点一点的从皮肉中揪出那些作祟的孤魂野鬼般的懒惰的神经;从骨中一点点剔除那些卑微的灵魂。因为我想赢,想漂漂亮亮的赢一次,而不是每次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般胆战心惊十年寒窗之苦怎甘今朝听天由命,我也想要飞,要这世界被我的翅膀卷绞粉碎,我也想要发光,要那缕微光变得光芒万丈直上云霄!

                                                              文章作者:王越